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台军汉光演习纳入反制\"假新闻\"岛内媒体集体质疑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

2019-05-19 18:49:28

字体:标准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怼记者被免职 否认说过不适言论#标题分割#  当事副所长称录音不完整  内蒙古晨报4月18日报道称,3月29日,该报报道了《塔林健身中心突然停业,100多名学生会员卡无法使用》一事后,学生代表称,呼市消费者协会和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介入,但协调并未成功。  4月17日,就学生向该报反映他们想要退款的诉求,记者采访此事进展时,遭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南路工商所副所长杨黎军粗暴回应。  内蒙古晨报报道称,该报记者4月17日再次询问杨黎军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对方称,“肯定不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内蒙古晨报算个啥?诈唬谁呢你在这?”当该报记者称会如实报道此事时,杨黎军称:“你要是报道,我就打电话给打黑除恶办,咱们看看谁怕谁?我凭啥要接受你采访,你算个啥了?”  新京报记者18日晚间联系上杨黎军,对方表示没有说过上述言论,原报道有误导,“录音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是在所里头,工作正忙,他给我掐头去尾这么说的,你让我怎么去说”。  工商设立专门小组处理涉事投诉  呼和浩特市工商局赛罕分局今日通报称,“赛罕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呼伦所副所长怒怼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局领导班子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对有关问题作出决定。  赛罕分局介绍,2019年3月15日,该局接到消费者投诉,在塔林健身房办理的健身卡因商家装修,暂时无法使用,消费者要求退卡。该局接到投诉后,指定辖区呼伦所的杨黎军与高东城,于3月16日到达塔林健身房了解情况。商家表示因场地租赁方擅自修改协议,导致无法继续使用该场地。塔林健身房承诺办理该店会员的消费者,可前往佩奇健身中心继续使用该卡,并给予额外多加3个月作为补偿。  消费者对该结果不满意。杨黎军先后又通过电话和会议形式进行了5次协调,最终于4月8日组织投诉方与经营者签订了《消费者协会(委员会)投诉调解协议书》,双方均签字认可,同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9年4月8日、14日、17日内蒙古晨报记者多次联系杨黎军了解情况,但其未给予积极配合,接受采访,并造成恶劣影响。  赛罕分局决定,免去杨黎军副所长职务,并要求其作出深刻反思;作为“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分局将召开全局警示大会,教育广大干部职工引以为戒,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将进行全员培训,提升干部职工的综合素养;对投诉案件的处理情况,分局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由一名副局长任组长,对该事件后续的进展情况全程跟踪服务。

责任编辑: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1-2!带刀中卫禁区机敏抢点扳回一球苏宁重燃希望 窦骁官宣恋情立马开工新剧开机搭档唐嫣笑容满面 雷蛇4月23日回购250万股耗资505万港币 特朗普打了这个电话后国际油价“闪崩” 穆里尼奥向巴萨这位小人物低头当年戳眼一幕… 到底何时能剧透《复联4》?罗素兄弟给出准确答案 朴有天供认吸毒原因:和黄荷娜再次见面后开始吸毒的 PS5一年内不会面市开发投资成本超311亿日元 港媒文案low?那是你没见过微博的无节操热搜 现身挪威海域的神秘白鲸是俄罗斯“间谍”?(图) PhilipsSonicareProtective… 嘉里物流附属公司董事因行使购股权折让发行7.3万股 穆帅暗讽曼联传奇:只会嘴炮当教练两个月就下课 《她的私生活》:披外套、戴头花,这部剧的花絮比正片更甜… 高盛看空土耳其里拉:还有15%下跌空间 汇丰:中石油微降目标价油股中最看好中海油 阿森纳内讧!埃梅里用兵遭质疑大好形势却作死 《嘉人》辟谣不再和范冰冰合作:有关报道不属实 世界最大煤炭输出港秦皇岛港要搬迁?交通部不同意 郑秀文花160万台币抓奸?被曝故意设局擒腥夫力破“安心… 脱欧谈判陷入困境、企业频传坏消息英镑携欧股走低 《寻找喜剧人》解锁终极之战周培岩花式玩梗 《哆啦A梦》2019年剧场版确认引进国内 Uber造富机:800亿美元市值下谁会成为新的亿万富… 承认恋情?于小彤手机密码设置成陈小纭生日 曝AC米兰先租后买巴萨飞翼PK阿森纳热刺抢人 “海獭爷爷”再见世上最年长海獭在美国加州死亡 别傻了,你真的以为有了DC调光就能护眼了么? 马英九谈8年政绩:台湾经济增长高于全球 颜宁入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开挂人生多次上热搜 搜狐披露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5%净亏损5500万美元 2019中国?衡水乐动中国饶阳(国际)民族音乐大赛启… 美称制裁不影响全球石油供应外媒:没那么简单 比996更狠,刚刚,亚马逊突然宣布! 大张伟自爆有焦虑症于晓光表示挺心疼 好未来退出喜马拉雅FM股东行列 马杜罗发表演讲反内战:我们自相残杀美国人在笑 团伙假维权真敲诈谎称拥有图片版权迫商家买授权 杨丞琳曝“家人得皮肤癌”演唱会中途坐地爆哭 美联储主席用一个词打破市场预期美元未来是涨是跌? Selina张轩睿交往?疑Hebe田馥甄认证:只是节目 oppo子品牌realme宣布进入国内市场服务年轻用… 4月29日最新金银ETF持仓变动:黄金减持白银不变 巴萨三冠王迈出第一步!他们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阿联拍烂广告牌!史上最强啦啦队员22分钟17分 00后萌娃组团\"狙击\"巴菲特网友感慨:投资从娃娃… 魔鬼变天神!瓜帅点化曼城妖王英超最佳他配拿 太阳系生命可能在地球形成之前就已孕育出现 副部级3次进京给她找“婆家”(图) 快讯:恒指高开低走跌0.3%失守3万点吉利领跌蓝筹 孟加拉国外长就圣战新娘首表态:回来就处以绞刑 刘强东案监控视频再被曝:有人示意女方坐在刘身旁 人设崩塌?屈楚萧被爆,24小时内与两个不同的少女约会 接班人是谁?巴菲特今年再度选择回避 外卖小哥车牌含芯片上海交警尝试新招治乱骑行 皇马横空杀出一名超新星这2次过人把人惊呆了 盘点世界马术及中国马术历史上的的那些“第一” 北京互金协会:鼓励国资背景机构入股、整合网贷机构 香港“玄学大师”转战A股潜伏两年举牌这家*ST公司 联讯策略:5月十大金股及市场展望紧握经济复苏逻辑 波音737MAX客机或5月批准修复工作最快7月结束停… 衡水升降梯事故致11死涉事项目曾因违规预售被罚3万 贾静雯晒机场照感慨思乡穿热裤长腿白嫩很苗条 黄金的上涨能够延续吗?从这两个角度来看:能! 国民党“初选特别办法”将提报中常会韩国瑜表态 芒格:我们在苹果的胜利可能弥补了错过谷歌的损失 刘强东案女方回应:网传视频有误导略去重要信息 曼联PK曼城先干一轮!抢葡国脚前腰已接触经纪人 俞敏洪戴自更请回答:退回20年前你会投资对方吗? 时富金融:首季业绩超预期给予中国铁塔买入评级 台积电:绝大多数7nm客户都会转向6nm 皇马低迷大将遭西媒diss:这个假肢是你的吗? 宋慧乔为上海尹奉吉馆捐献浮雕纪念韩国抗日英雄 工信部:加快5G的商用步伐早日向大家提供5G的服务 王健林:大连足球处于中超下游水平请球迷多点耐心 雄鹿翻盘跪谢替补双枪!他爆砍21分看哭詹姆斯 天文学家将进行关于是否恢复冥王星“行星”地位辩论 虎扑再战A股:贵人鸟已退出,持股不足4年赚3412万 农村部料四季度猪价突破16年高位万洲国际急弹近6% 直击海上大阅兵中国海军开启向海图强新篇章 粤港澳大湾区打造领先电力营商环境助力“一带一路” 英特尔一季度财报好于预期但下调全年指引盘后跌7% 口臭恐是牙周病警訊不治療賠上健康代價大 日方抗议中国舰机穿越宫古海峡日媒:理由站不住脚 谢娜写给“弟弟的信”引集体泪奔,回想当年艰辛海涛趴桌上… 不确定如何才能移民美国?答案就在这里! 热刺主帅:一定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广东江门市政府办秘书科35岁女科长拟获破格提拔 梁静茹谈旧爱玛莎称是好朋友儿子是小歌迷爱哼唱 团伙假维权真敲诈谎称拥有图片版权迫商家买授权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率美企业参观北京新机场 湖南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标志碑遭破坏警方介入 今天海上阅兵这些亮点你要知道 数字科技成产业新引擎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为保住自己的财务记录,川普把民主党人给告了 离岸人民币跌破6.8警惕美元指数或突破100 武磊这一细节让人动容!职业球员就该他这样|gif 美元走高静待GDP数据梅姨辞职压力加大英镑承压 《复联4》首映后主创大合影美队:我大概哭了6次 《复联4》票房破30亿!打破《流浪地球》最快记录 阅文发电子书硬件产品\"口袋阅\"与中国联通战略合作 在美國搬家費用高,這樣規劃省錢又省心 爆燃背后的东兴化工:当地纳税大户今年1月被列老赖 霸气!阿贾克斯荷兰杯夺冠下一步剑指荷甲+欧冠 一再拒绝组织挽救的秘书长被双开曾任西安副市长 动荡政局导致OPEC上月石油产量持稳 好莱坞来了位异客:Airbnb准备拍原创剧刺激旅行欲 美军扬言强硬对待中国海警民兵国防部曾作相关回应 雷军送孙陶然一公斤金砖430万投拉卡拉获超2亿回报 神秘人发布平安好医生做空报告:靠业务造假维持估值 中国楼梯竞速联赛揭幕波神拿下年度首个冠军积分 赫尔曼森:再比赛如同重新上弹挑战UFC冠军是梦想 德力西去年业绩大跌胡成中辞去多职回应:苦练内功 《复联4》首日票房超5亿未破《捉妖记2》纪录 恒大超酷炫海报巧妙致敬《权力的游戏》:强者将至 布兰妮被曝已离开康复中心短期暂无重返舞台计划 《奔跑吧》主题曲MV全球首发王彦霖反撩朱亚文 乐事薯片涨价背后:成本上升填充空气的玩法难以为继 “黄背心”运动再起波澜法国又将迎来一大波示威 小丁微博宣布将返回中国:再见了达拉斯! 和高通和解前苹果把英特尔5G首席开发员挖走了 53岁的刘嘉玲出席活动,身材赛少女,“8亿姐”果然保养… 摆放花圈、喷字堵门?这些“软暴力”将被严惩 麦迪为火箭出招!把效率-31.3那位撤下首发 这次全世界都怕了日本这一天最易集中“爆雷”! 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樊维斌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非农猛增26.3万人搅动全球市场晚间还有5个小炸弹 德国总理默克尔驳斥了有关她可能很快下台的猜测 \"造假肉\"公司上市涨幅破10年记录背后是怎样的生… 56岁李修平学生时代旧照曝光,气质吊打一众女明星! 韩国瑜马英九的女儿们,谁有可能成为台湾的伊万卡? 没中美那样大型IT企业日欧想在AI战略上另辟蹊径 广州市河长办:一季度共问责124人8条河涌仍黑臭 中国朋友圈又扩大了意大利德国等或纷纷和中国合作 高市議會「高雄銀行慶富案專案報告」 德国两大银行合并计划失败或在欧洲层面催生兼并潮 中信证券:“盈利底”深度已明经济将延续企稳态势 西媒曝贝尔不想离开皇马团队找高层对话想留队 复联4上映,电影票自由都没有?电影票真的比以前贵 传李楠卸任魅族董事官方称珠海基金投资占一席董事位 2200万年前远古灭绝怪兽堪比《指环王》中“座狼” 曼城失意攻击手威胁离队瓜帅买他却不给够机会 北京世园会首日迎客:蔡奇宣布开园游园活动不断 亚锦赛中国短跑杀出一员猛将吴智强破10秒20大关 内地银保监将更开放保险业友邦上升3%再破顶 瑞声科技上日涨近3%后现回吐逾1%暂领跌蓝筹 内银绩后受压交行及招行均跌1%首季盈利增速逊预期 金诚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涉案人员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缺乏這個營養素  竟然性情大變 钢管舞名将王洁儿从为国征战到推广艺术(图) 范丞丞就演出失误道歉:以后一定不让大家失望 微信迎更新:朋友查看朋友圈的范围新增\"最近一个月\" 今年的萌娃给巴菲特提了什么问题? 西雅图起重机事故科技巨头开发热遭质疑 承袭赛道基因捷豹E-PACE赛旗版官图发布 或为备案冲刺,京东数科旗下网贷平台增资至5000万 射手排名:佩莱中超第1超苏神塔利斯卡力压伊布 《最好的我们》定档621,陈飞宇:为拍戏跑到抽筋 斯里兰卡爆炸3名受伤同胞抵达广州为中科院学者 售14.68万起红旗新款H7/H5正式上市 曼联奇袭欧洲金童?待遇比巴萨好还要PK拜仁尤文 纽交所母公司计划推出的比特币公司再次面临延迟 龙源电力现跌近2%首季盈利按年微跌 利拉德50分超远三分绝杀开拓者4-1雷霆晋级 2019年5月06日期市交易提示 高盛:维持渣打集团买入评级升目标价至82港元 劳尔牛啊!马拉松跑进3小时比上次快了半小时 国家外汇局:3月中国外汇市场总计成交19.39万亿元 张忆东:2019年N型走势短期调整是买入核心资产良机 3年增长2万亿元蒋凡的天猫向何处要流量? 埃塞俄比亚总理:非洲希望携手阿里巴巴跨入电商时代 让你的梦想照进现实试驾奇瑞瑞虎8 携程参与“一带一路”公益项目为中东儿童捐赠义肢 拉夏贝尔第一季少赚94% 黄金白银“难兄难弟”技术面依旧“一蹶不振” 直击|马云:企业家要会控制欲望付比员工更大的代价 近10年最差香港一季度GDP增速仅为0.5% 这天王为利物浦续命!临场指挥1细节真神了|gif 2千5百萬元南投茶葉裝櫃銷往大陸 联储破除降息预期黄金期货创4个月新低 麦当娜新歌遭电台封杀粉丝炮轰:公然歧视女性 盘子女人坊用妙手匠心告诉你,明星演绎中国风有多美 瑞信:中移动给予中性评级维持目标价84.5港元 港媒:中国海军陆战队扩编提战力适应两栖作战 乐视最后一日:1700亿市值剩67亿起死回生可能性不… 工信部:预计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量超过150万辆 《撞死了一只羊》公映用0.1%争取99.9%的未来 官网客服/电话维修店都山寨假华为维修店设连环陷阱 海通姜超:A股本轮慢牛与14-15年的大水牛有重要差别 安倍称“我们为美国付出那么多”特朗普:还不够! 普京关键时刻喊话:中国兄弟别担心,还有我! 塞门娅回应上诉国际田联败诉:“我很难被击败” 韩国瑜谈“30日将会郭台铭”:见面一定很热情 幻觉是怎么产生的?没人能说清 早盘:美股继续下滑英特尔重挫9.5% 人民微评:给医生以尊重生命更有尊严 只有这张图,才能真正看懂利拉德有多么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