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gvb.com_www.44gvb.com-【集合多项】:楼市惨淡无人问津曼哈顿这个指标创七年新高

www.44gvb.com_www.44gvb.com-【集合多项】

2019-05-24 17:25:19

字体:标准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千年古镇古北口,记者实地探访抗战时期遗址#标题分割#  中国必胜,正义无敌  ——古北口长城抗战遗址寻访记  “锁钥凭天险,因山戍垒成。千盘蛇阵势,十里马蹄声。”  北京东北角,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间,有一处著名的兵家必争之地——古北口。  “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1933年,面对来犯强敌,中国军队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拼死抵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战颂歌……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来到位于潮河之畔、长城脚下的千年古镇古北口,实地探访抗战遗址。  “激战中的激战”  秀美山川间,长城巍巍伫立……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  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沿着崎岖山路,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极目四眺,群山之间,万里长城绵延不绝,恢弘壮观。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幅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不畏强暴、血战到底,虽败犹荣”  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  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  84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阻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阻击者竟只有7名战死的中国士兵。  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这些没留下姓名、不清楚籍贯的英雄埋葬在这里,精神万古永存。”刘宪娥说。  从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日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  “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提古北口长城抗战,不能不提潮关村惨案。1933年4月,因被中国军队偷袭而恼羞成怒的日寇两次血洗潮河之畔的古北口镇潮关村,全村80户、400多间房,有83人被杀、360间房被烧。这是日寇在北京地区制造的第一起惨案。  “母亲告诉我,日本兵冲进家里,用刀扎死了祖父母、哥哥,还火烧了房子。”潮关村83岁的刘庆生老人说,当时,日本兵见人就砍,见房就点,男女老少甚至牲畜都不放过,家家户户都有人被杀,只有一些上山逃避的村民幸存。  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抗。密云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浴血古北口》一书这样记录:抗战期间,当地百姓运送伤员、送饭送水,用牲畜帮助军队运送物资;在县城设立粥棚、急救站为官兵服务。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人民必胜!正义必胜!  “1945年的一天,看到日寇控制的车站、长城上竖起了白旗,我知道我们胜利了!”刘庆生老人说。  “在武器落后、缺少保障的战争年代,古北口抗战是民族抗战精神的重要体现。”古北口镇党委书记吴显生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  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正在修缮,不久后将以崭新面貌再次开放……  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

责任编辑:www.44gvb.com_www.44gvb.com-【集合多项】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Lyft称将努力降低保险成本并率先推出无人驾驶的士 央视3·15点名监管层关切多家公司澄清说明 南京监管部门约谈外婆家负责人一门店已停业整顿 传SpaceX猎鹰重型火箭将于4月7日执行第二次发射任… 兰州“着急”了! 资金短缺法拉第未来把洛杉矶总部卖了 2019年苹果WWDC大会时间敲定!6月3-7日举办 夏天电价降低比特大陆计划增加20万台矿机挖矿 宜信正考虑将宜信普惠与宜人贷合二为一 梅西回归阿根廷队冲击美洲杯将派最强阵练兵 特里莎·梅迎来难得的胜利延期脱欧动议获议会通过 NetflixCEO:不会加入苹果流媒体视频服务 2019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黄峥国内居首 谢霆锋母亲为获二房1262万税金退款,将原四千万豪宅降… 张嘉倪晒粉丝手写信致谢:这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美股延续反弹:科技股再受追捧 乔·阿尔文被传等待合适机会向霉霉求婚 特奥会迎来50周年中国代表团最小选手年龄仅10岁 外管局简化跨境企业财务运营本外币资金池要统一? 羽生结弦失误后感慨:今天头脑一片空白 点子不够性来凑?低俗广告语可不仅仅是“毁童年” “换血”备战5G通讯京信通信业绩反转还是反弹? 特朗普:谷歌正帮助中国军队谷歌否认称和美政府合作 美媒:停飞737MAX将令波音损失数十亿美元九牛一毛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材溯源:进货渠道正规 83岁老太翻越2米多高栅栏逃离养老院:我想家了! 融360被央视315点名盘中股价大跌10% 大家不要催!如果小米9供货不足雷军就去工厂拧螺丝 下周前瞻之美联储决议:美元或有一波出人意料的大跌? 表展烩|这些年度爆款腕表来袭今年买到就算赢 苏黎世保险和瑞士再保险在737Max空难理赔中存在曝险 恒大买下全球最强风火轮新能源汽车版图落关键一子 “曹园”奢华内饰曝光:汲取大东北营养堪称古建奇葩 赵涛贾樟柯与李沧东等人聚会牛仔情侣外套很抢镜 版权局:金庸去世后已查处多起盗版金庸图书案件 特朗普的最新表态暗示谈判中一个关键障碍被消除了 你是真正的美丽风暴音乐家为纪平梨花打call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房地产税立法有条不紊推进 美银美林:华晨中国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8.4元 王鸥回应《芝麻胡同》角色争议:愿听到不同的评论 拼多多四季报:一块钱广告买一块钱收入全年亏40亿 野村:金蝶国际目标价升20%至10.8元降至中性评级 中消协调查了一万人七成网购时遭遇“默认好评” 库里又滑倒!地板惊现刹车印赞助商接好锅吧 通用电气称今年将花费多达20亿美元现金用于重组 “中国鸭王”中澳集团破产创始人涉刑事罪名被羁押 野村:晶苑国际维持中性评级目标价4.5元 《杉杉来吃》将拍泰版Push李海娜“承包鱼塘” JeepGladiator下线海外或二季度上市 女足四国赛名单:王霜返乡参战谭茹殷李影入选 武磊终于输了!遭遇西甲生涯首场失利2胜4平1负 数码产品投诉分析:这些问题都是你在评测中看不到的 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出征土耳其董炯任教练 BBA纷纷官降后,合资品牌坐立不安,蔚来汽车、特斯拉有… 穆帅称巴萨假摔队?密谋踢伤梅西?穆帅:这是栽赃 美国宣布停飞令后波音出现一“反常”变化 宣称中国留学生是间谍的澳大利亚媒体私下服软了 东京奥运火炬传递大使出炉石原里美凭高人气当选 宋小宝丫蛋等笑星应邀赴三沙市慰问演出获赞 评论:综艺为啥越来越流行“怀旧”了? 让个大王连杀火箭雷霆!认真的勇士强到你绝望 林勇代表:建议夫妻合休产假,强制男性分担育儿义务 Pinterest任命沃尔玛前CTO为工程主管迎接I… 旧金山或禁亚马逊无人店:无现金交易歧视低收入人群 “百年老店”波音遇危机? 詹姆斯交易价值比1年前骤降!老板们这么形容他 流量明星影视神话破灭中年演员\"第二春\"来了? 美媒:停飞737MAX将令波音损失数十亿美元九牛一毛 委反对派接管驻美外交机构马杜罗画像被摘下(图) 华为全球海底电缆这一优势又被美国盯上了 最高检副检察长:依法加大打击力度挤压制假售假空间 意大利无视美“涉华警告”后又要让美国失望了 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甲醇汽车推广应用的指… 今天冷空气继续影响北京天空现朝霞阵风将达7级 我国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达86.1%多省份超过100% 中国电力升逾3%去年多赚38.11% 一图看懂个人投资者如何参与港股IPO(附图) 穆帅:皇马不选我我并不失望不需要听他们解释 中国杯若表现不好卡纳瓦罗或被换恒大换帅再等等 神似马努的Nolookpass!马刺的骚后继有人 被曝“714高炮”黑幕,融360称无七天和十四天产品 西媒:武磊适应速度太快了他比日本这球星强多了 雷诺日产联盟将精简决策没考虑提高交叉股比 友邦保险:2018年股东应占溢利下滑60%至25.97… 宝马劳斯莱斯Mini三大品牌组成独立销售部门 搅局中级车市场一汽丰田亚洲龙新车前瞻 韩国政府:两年前5.4级大地震由地下注水引发 沙特油长:对OPEC+继续承诺削减石油供应保持乐观 迪士尼推出新流媒体服务Netflix是否会被用户抛弃… 求伯君与雷军三十年:被打动打入的雷军忘了谈工资 惠理集团:2月末管理资产总值约为169亿美元 里昂:H&H国际目标价下调至70元维持买入评级 对话董明珠:要倡导利他思想,会确保格力员工都有房 优步自动驾驶致死无罪紧急刹车权限阻挡未来AI世界? 56岁关之琳近照曝光!身形略发福,自爆饭局多到管不住嘴 京东宣布张晨卸任CTO将担任集团顾问 皇马又曝重磅转会目标!齐达内钦点挖曼城天王 湖北现清江生物群或为已发现寒武纪化石最大宝库 经纪公司为李宗泫参与胜利案道歉但未提退队解约 德银:远东宏信目标价升至10元维持买入评级 俄媒总结俄从印巴冲突所得教训:应重视对巴军事合作 郭富城关注劏房学童杨千嬅带女孩体验当校长 张瑞敏:用户每天都是新的须有从零开始的思维 全队最高19分狂虐23分!还没发力对手就倒下了 专访于大宝:目前更喜欢踢后卫今年期待联赛冠军 美国最高法院威胁驳回谷歌与用户的隐私和解协议 《滚滚红尘》导演日记曝光揭林青霞秦汉分手秘辛 法国BEA已完成围绕波音坠毁航班记录仪的技术工作 俄对印度武器出口4年下降42%美国对印出口增加 谈谈投资指数基金如何止盈五种止盈办法任你选 华为宣布与美国信息基础架构设备设计公司路坦力合作 启迪控股股权变更与雄安集团、清华大学等合作 摩拜、哈啰支持押金新规称可净化行业ofo暂未回应 空置税要来了香港楼市已吓趴内地会跟进吗? 特朗普:不想对欧洲汽车实施零关税 体育特长生没摸过球?美国土豪们花样舞弊被踢爆 与谷歌联手欲颠覆1400亿美元游戏行业AMD股价飙升 4100万薪金空间!今夏可能雄起的队还有他们 詹姆斯掩面流泪,喜极而泣!发生了什么? 蔚来汽车:所谓“销量作假”及“大幅裁员”纯属捏造 单节12分带队反超+生涯新高!MVP小卡就是他吧 飙至墨索里尼时代来最高!意大利公债水平还有救吗? 吉利汽车18年度纯利增长18%至125.53亿元销量… 隋文静/韩聪世锦赛短节目第二直言满意表现 百度被市场错误定价,未来股价存在巨大增长空间 国奥23人大名单:张玉宁入围前中后场各有人落选 外汇局:2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013亿元人民币 云集招股书:会员数破2320万复购率高达93.6% 老虎证券上市首日大涨36.5%市值达14.52亿美元 你知道哪些男人可以陪你一辈子吗? 英特尔:公司停止研发模块化计算平台“计算卡” 京东金融回应“白条漏洞”:认定被盗刷后用户免还款 蔡健雅晒与王源王景春合影男帅女靓画面很养眼 李小鹏:体操不惧“中日合练”社会要帮特奥选手 齐祖玄学又显灵!对手开场就伤人半单刀思考人生 国奥对手:中国队是出线热门尤其需要向中国队学习 现在,我学点正经知识都要上B站了 历届常规赛MVP:王哲林终成正果亚当斯双料王 潘石屹:房产税出台会有400万亿价值的存量房受影响 直击|天猫联合芝麻信用开放信用购用户可先试后买 吴晓波频道或将被上市公司收购,两年前估值已达20亿 C罗还能火几年?郝海东又躺枪!微博被球迷攻陷 苹果怒怼Spotify:贪婪却不想对市场做出任何贡献 汽车四化变三化;师建华:燃油替代品应以市场为导向 男人不爱你后,你这样做会让男人觉得你一文不值 通州皇木厂村设卡收过路费外来居住者1200办通行证 战斗民族的“安全通牒”:俄冻结波音737MAX采购合同 北京大学国发院黄益平:控制杠杆率水平不如控增速 陆天娜正式启动2020美总统竞选曾接任希拉里议席 83岁老太翻越2米多高栅栏逃离养老院:我想家了! 金蝶遭唱空跌14%回应:业绩有目共睹对未来充满信心 《新白娘子传奇》翻拍叶童变许母猛夸儿媳鞠婧祎 今年两融净买入1310亿元东方财富最受追捧 卓鄭菊昌柯五巨頭負責協調民進黨初选提名 谷歌要做游戏界的Netflix能不能行? 产后妈妈如何预防脱发? 神州系与瑞幸咖啡——陆正耀的千亿资本局 保罗高效25分哈登献两双火箭三人20+灭森林狼 BBA纷纷官降后,合资品牌坐立不安,蔚来汽车、特斯拉有… 美聯儲離降息還有多遠? 科创板正筹备即将正式亮相华兴料是最大受益者之一 南昌一门店被曝售过期产品周黑鸭:彻查区域所有门店 百年波音:或为日渐保守付出沉重代价 任少波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 成都一小学食品问题引百余人堵路12人被强制带离 德国政府据悉考虑在两大银行合并后继续持有股份 龟椒最牛X的一次连线!默契好还是乔治屌?-GIF 机密曝光:谷歌创始人佩奇曾因公司控制权威胁辞职 “股债跷跷板”加剧建仓债券基金的时机到了? 华大基因起诉自媒体侵犯名誉权案开庭要求公开道歉 李克强:今年提速降费再降20%让利1800亿给消费者 胜利与警察总长私交曝光:吃过三次饭不知是警察 英媒批曼联高层优柔寡断!一直拖着不让索帅转正 vivoX27邀请函硬核来袭:密码箱里暗藏玄机 富士康美国工厂今夏将开工预计明年四季度投产 萨摩耶金服否认央视315点名:从未违规获取用户信息 如新公司回应女子感冒喝果汁去世:涉事经销商违规 青春有你现场助力发布!李汶翰管栎施展排名前三 合和实业今表决私有化现价涨逾3% 美债收益率曲线接近倒挂交易员关心之后走势动向 大V控诉被盗号俩月损失7万多马化腾打赏他200元 升破十万点!巴西股市创历史新高 中美全球影响力的变更能否成为某些人的清醒剂? 电商物流之拼多多与唯品会的混战 5G技术有安全风险?美国此举耐人寻味 除了和SEC有纠纷特斯拉和马斯克还面临数十起诉讼 里昂:同程艺龙目标价升至20.3元维持买入评级 媒体:美国因军费开支过高而面临破产 小牛电动第四季度净营收4.28亿元同比增长95% 为啥大逆转成欧冠主旋律?勇者C罗可不是随便赢的 盤點紐約三月拍照好去處!你要的網紅打卡地都在這裏了!答… 十佳球没跑了!他用保罗独门绝学晃蒙卢比奥 欧盟要对华示强?德工商大会警告:中国是重要伙伴 脸书在支付领域从没成功过你对小扎发币还有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