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gvb.com_Sunbet代理入口

来源:VIC发布做空特斯拉报告:特斯拉是升级版\"庞氏骗局\…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0:47:38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刘元春:以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标题分割#编者按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处在合理区间。其中,市场信心相对稳定,市场主体活力有所提升,对投资增速反弹和消费稳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同时,还应看到一些宏观经济指标在低位徘徊和持续性回落,提醒人们必须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提升市场信心。对此,经济日报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刘元春作出相关解读。2019年1月份至2月份,我国社会投资、消费、物价等方面整体平稳,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快速发展。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从2018年8月份以来呈现止跌回升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3.6%;消费者物价指数综合同比上涨1.6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1%。此外,一些新动能、新业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度在不断加强。这些指标均表明,我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新动能发展快速。相关指标趋稳,一个很重要的微观基础在于市场信心和市场活力提升。根据有关机构统计,在稳消费政策的作用下,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118.2上升到今年初的123,银行业景气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6.4上升到年初的68.4,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2018年6月份的60.8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61.5,新进口订单指数从48.2上升到2019年2月份的51.6。这些变化充分说明了稳增长促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由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之中,受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一些经济指标也明显有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至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继续低位徘徊;2月份制造业PMI为49.2%,活跃度有待提升。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贸易摩擦因素影响,外贸形势“开门遇冷”。此外,部分企业家信心指数和部分先行指数开始变化,部分预期发生扭转,下行压力不断凸显。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下降明显,亚洲5个主要国家、北美和欧洲OECD综合领先指数和PMI指数持续在低位徘徊,进入2019年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度,为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创造更加有利条件,以对冲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不利因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刘元春刘瑞明)

编辑:www.33gvb.com_Sunbet代理入口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mobilef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俄战机一天内在波罗的海上空两次伴飞美轰炸机 华为重新定义拍照底气何来?何刚:大力投入研发 西蒙斯17+7恩比德缺阵76人惨败独行侠20分 大老虎因疫苗案落马被控徇私舞弊:说一套做一套 北斗航天汽车推三大系列产品五年内200亿元进军新能源… 华为593亿净利碾压茅台中石油员工平均年薪60万 1.4亿股民画像:理财靠炒股炒股靠工资七成加过杠杆 舒适性配置升级猎豹新CS10将于4月上市 安东油服获花旗唱好股份现涨12.96% 建业地产2018年度多赚42.26%派息14.12港… 乐视网退市大局已定:预计2018年归属股东权益为负 播韩国瑜新闻太多也有罪?中天电视台遭台官方罚100万 京东方:靠补贴堆出一个柔性屏之王? 美丽足球终点?斯托绝望捂住脸最猛火力也补不了 情谊真挚习近平欧洲之行的五个小故事 土耳其执政党地方选举“惨胜”16年首失安卡拉 索尼大幅裁员:2020年3月前减半智能手机业务人员规模 DWANGO吉川圭三:当今时代应更注重创新和融合 联合办公,可别全挂了啊! 波神律师团否认强奸指控数月前告知NBA官方 卡戴珊前夫宣布退役自曝两人结婚时的那点事 胜利旗下连锁拉面店销售额狂跌加盟商损失惨重 空客获中国创纪录订单300架飞机订单价值近300亿欧 中国银行副行长吴富林:2019净息差存在一定下行压力 一年半来首次:全球负利率债务规模突破10万亿美元 大众正在积极谈判购买福特Argo自动驾驶部门股份 比特币日内大涨800美元!重回5000美元关口 蔡少芬和张晋街头合影照曝光,甜蜜得像恋爱中的小情侣! 迟来的加盟果多美能否逆袭 王源春日暖阳里游故宫城门前留影自侃\"最靓的崽\" 拜克斯35分方硕被罚下北京主场加时负深圳1-2 《芝麻胡同》不尊重女性?导演:\"一夫二妻\"是史实 揭秘AppleCard:实体虚拟卡并存减少使用流程 打针还没消肿就出来营业?王心凌近照惊悚堪比恐怖片! 朱啸虎评拉手网丢掉阿里投资:可惜太年轻气盛 哈登超越科比!论得分他比81分巅峰科比还强? 吴青峰劝粉丝理性应援:现场热情就是最好的应援 招商银行原支行长伙同多人骗取银行信用证:涉案1.5亿 据说,它要给人类看最清晰的宇宙 国美系上市公司午后大涨此前称黄光裕将于明年出狱 俩汉字让1亿日本人纠结原因是1300多年前的中国 老武汉花楼街窗台 中国龙工绩后急涨近7%去年多赚逾9% 特朗普边境紧急状态安然无恙国会缺乏足够票数推翻 《逍遥法外》女星主演新剧聚焦国际足联丑闻 全球13%的公司都是“僵尸”:赚的钱还不够付利息 恺英网络实控人\"失联\":曾收购\"贪玩蓝月\"身… 郭明錤:2019款iPhone将搭载双向无线充电和更大… 金蝶徐少春:5G是未来十年IT产业的重大机遇 快讯:蒙牛乳业涨近6%领涨蓝筹去年净利同比增48.6… 索帅谈转正:梦想中的工作盼带曼联持续辉煌 德系豪车转型共识:降巨额成本支援研发 Android十周年为让Android更安全Goo… 饿了么与美团抢地盘商家被逼“二选一”不听话关店 周小川:中国不存在系统性补贴国企情况 SexyZone被当做岚的接班人销量收视却均不理想 Lazada未来是否进军中国?CEO:我们侧重于局部市… 国家卫健委回应某协会发布全国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 小鹏汽车回应赴美上市:系误解 湖人官宣詹皇本季不再出战!养好伤高于一切 吉诺比利球衣退役场边第1件礼品,竟然是纸巾! 11次20+10+5!黑山铁塔追平麦蒂并列队史第一 博鳌今日看点:李克强将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中铝国际2018年度少赚46.6%派息每10股0.3… 沈南鹏:面试金融从业者第一个问题是“你怕狗么”! 達拉斯周末活動:大德州啤酒節,芭蕾舞劇,電影《小飛象》… 吴千语亲自承认恢复单身与富三代施伯雄已分手 加拿大股指第一季度累涨12.42%创近19年最大涨幅 养老基金个税递延渐近公募基金如何把握发展契机 布克背靠背50+布莱恩特18+19奇才送太阳5连败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恶意散播者或面临十年监禁 泰国迎大选总理巴育行使选举权呼吁民众参选投票 《都挺好》家庭,爱和被爱与面对和成长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高盛升中海油至15.65元评级买入 三分8中0狂输35分!杜兰特的心飞去纽约了吗 瞿颖晒与胡兵17年前合照如今亲密依旧引发回忆杀 阿里腾讯进军发票数字化产业5.17亿入股百望股份 砍59分球队狂输33分!科比接班人or数据刷子 郭碧婷手戴订婚钻戒升级做“向太2.0”?向佐眼神宠溺好… 梅罗时代的绝活不比老马们少他们都有一手.gif 殷剑峰:财政体制不仅是基础问题关乎金融供给侧改革 2019年3月29日期市交易提示 董明珠谈给员工分房:不是以这个为条件让员工留下 NBA巴黎常规赛来了!明年1月份字母哥将战沃克 如何从雷军那里拿到十亿赌债?董明珠这样回应 工业富联上市首份年报:全年净利润169亿元人民币 比亚迪e1开启预售全系预售6-8万元 井柏然谢白敬亭支持反遭\"怼\"183组合互动很有… 陳明通禽獸說藍委轟失格應下台 圣安东尼奥不会再有一个20号!理由很充分(图) 《百货业报告》:百货最核心能力是商品自营 美国贸易法官建议对某些iPhone下发进口禁令 山内:要在上海让中国人吃惊希望像木村翔一样出名 国金策略:4月积极可为聚焦消费与成长两条配置主线 外交部回应大陆军机飞越台海中线:这不是外交问题 硅谷掀起新一轮IPO热潮:新晋百万富翁们会怎么花钱 苹果最软发布会:没有硬件只有信用卡、新闻订阅等 直击|李小加:云计算的算力将成为新的能源 温格真要被退休了?亲口谈未来:还没有球队要我 起底姚晨生意经:《都挺好》里女强人戏外投资也抢眼 2019款AirPods上手体验:10个问题解答改变在… 不到半年两起空难346人死亡埃航狮航空难疑相同 遇险挪威邮轮上乘客已疏散中国籍游客船员未受伤 张玉宁:8-0让我们有心理优势最后一场卯足劲干 郭跃空降《运动不一样3》奥运冠军花式乒乓惊艳 耀莱集团3月27日回购185万股耗资61万港币 魔术客场失利季后赛告急庄神18+18活塞止连败 杜兰特神准库里准三双勇士胜灰熊保西部第一 上汽通用3品牌39款车型同步调价最高降2.5万元 中金:新能源汽车从购车补贴转向用车补贴 宁德时代辟谣\"联姻\"特斯拉动力电池竞逐高能量密度 《我们的师父》被指抄袭韩国首集8处相同7处不同 日本现新年号“预测潮”:猜对一个字奖励一张沐浴券 《少年可期》范丞丞模仿秀被胡彦斌腾格尔吐槽 扎克伯格多年前旧帖子消失Facebook:因技术错误 佳兆业集团拟发行3.5亿美元优先票据年利率11.25… 男子将女友推入深洞7年后尸骸被探险者发现 斯塔诺:这支国安是近10最强人和问题在进攻端 厦门书记会见高雄市长韩国瑜:闽南语是共同的乡音 摩根大通:虽然美股今年一路飙升但可能即将触顶 广东“实名举报身份泄露”续:涉事干部称一时糊涂 欺人太甚?希腊总理座机在本国领空被土战机欺负了 一场两角色进攻防守一肩挑!国安真队魂实至名归 响水:失联环保志愿者正接受调查有两张身份证 4万的萧邦、37万的爱彼《都挺好》珠宝腕表也超有戏 《黑豹》男星主演新片《玛土撒拉》主角活400年 郭平回应美施压一些国家不用华为设备:已经不顾吃相 美众议院“翻盘”未果特朗普“状态”继续 中国联塑飙逾8%破多条平均线去年多赚近9%兼增派息 邪典恐怖片《魔女游戏》将翻拍女导演执导 给乔科詹排名?科比:我第一乔丹第二詹姆斯第三 锡安踩爆的那双鞋将被卖到25万!耐克要出手? 亚洲综合竞争力2019年度报告:韩国居首中国第9 高盛下调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期 卡塔尔公开赛日本队受打击马龙强势回归鼓士气 羽生结弦:技术分输了10.986种四周跳都想挑战 7人上双魔术再次逼近前八步行者3连败难回前4 餜篦兒、石磨雜糧面、一個煎餅兩個蛋…北美這家煎餅餜子,… 美元力量的滥用动摇轴心货币地位 彭博:无现金零售店应被禁止是对低收入消费者的歧视 格力突然停牌筹划控股权变更,董明珠会接盘吗? 华鼎集团去年盈利2104.5万元同比跌86%不派息 乞讨长大的贪官最后贪掉68套房和30个车位 美国恐怖数据大失所望,美联储为降息找到最好理由? 泪奔!小牛三剑客再同框和我独行侠有啥关系 性感女教练身材火辣男学员爆满 林志玲捐近半身家救助内地儿童44岁女神难找对象 韩国网友评“最希望退出的偶像”胜利高票当选 彻底放飞自我!在自由搏击后邓肯又迷上了打猎 虎扑APP遭全网下架官方暂时未作出公开回应 范冰冰近照曝光,素面朝天黑眼圈太重了! 一文对比平安、招行业绩:两家零售存贷利差在5%以上 台股逐筆交易擬真平台二十五日起啟用 瑞声科技挫近2%三连跌暂最差蓝筹 美国歌手斯科特·沃克去世曾影响大卫·鲍伊等人 民調:蔡英文全輸韓國瑜暫領先 亚凯迪亚一闲置空屋突发火灾 诡异的微微一笑!水花最精彩镜头在场下 异地办出入境证件无需提交居住证 姚道刚:执行了主帅战术打法8-0对最后一战有帮助 收購永大引紛爭台灣日立電梯:惡意製造 大和:海丰国际目标价升至9.7元维持买入评级 创梦天地现涨逾半成旗下两款游戏获批 性侵8岁女童的恶魔将被释放,请告诉孩子,我们身边真的有… 中国画家范曾向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赠送肖像画 波音737Max被禁飞美国航空公司每天取消90个航班 最新个人消费支出低于预期美国人不敢花钱? ofo回应\"内部反腐\"行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严格… 让张伯伦仰望的传奇!一件T恤诠释什么是伟大 更多细节披露!命丧“搭错车”的南卡女大学生因“儿童安全… 美国宣布完全清除“伊斯兰国”在叙控制区 北京支持雄安三所新建学校今年开工 1.4亿股民画像:理财靠炒股炒股靠工资七成加过杠杆 领先华尔街Coinbase要做权益分配世界里的新王…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世纪即将到来 年过六旬仍拍青春题材赵宝刚:要走在时代前列 2019年4月02日期市交易提示 传球大师+篮板怪兽!下赛季他将再次联手詹皇 马寅初: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批判者们投降 梅姨要被架空?政府失去脱欧主导权黄金TD一路高歌 积极响应增值税下调奇瑞综合优惠最高1.28万元 米家互联网空调C1发布搭载自清洁技术售2199元起 疑受污染加州亨利酪梨召回 张镐濂晒旧照为张丹峰庆生还贴心帮老爸画上腹肌 北京体育文化郑永富辞任执行董事等职务 科学家研发全新3D打印材料旨在治疗难治愈骨损伤 皮尔斯:锡安救不了湖人!老詹媒体公司干得不错 锡安踩爆的那双鞋将被卖到25万!耐克要出手? 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设五大板块议题探讨世界经济前… UberCEO内部信:收购Careem将开启征途的下… 孙杨哽咽悼念去世好友:东京奥运为他完成梦想 长安新款CS95将于今晚上市采用家族最新风格 野村:金山软件目标价升至18元维持中性评级 英国议会紧锣密鼓多方案备战脱欧指示性投票 宜人贷宣布业务重组计划唐宁出任宜人贷CEO 孟美岐跳《卡路里》超沉醉随音乐舞动十分享受 海通姜超:为何钱不多了反而有了股债双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