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okcd.com_www.ookcd.com-【打造拥有】

来源:金球中卫却不会教防守6个名额换不出里皮的效果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4 00:56:27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澳大利亚卡卡杜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澳大利亚,仿佛上帝故意搁置在南半球汪洋中的诺亚方舟,装载着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基因。而这艘方舟所承载的精华,就在澳洲最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卡卡杜保存着罕见的澳大利亚原始生态系统,它的头上,顶着世界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两项桂冠,公园里到处是珍稀物种和古老的岩画。人们称这里是“上帝的荒野”、“众神的领地”。澳大利亚北部的卡卡杜国家公园面积接近2万平方公里,是该国最大的国家公园。“巨人”卡卡杜可以分为5个区域:高原区、低地区、大冲积平原区、沼泽区和海潮区,图中为沼泽区的俯瞰。乘船前往沼泽区可以看到澳洲著名的鳄鱼和各种珍稀的鸟类。在卡卡杜,可以找到澳大利亚四分之一的淡水鱼类和超过三分之一的鸟类。摄影/YannArthus-Bertrand/C双面卡卡杜:暴雨洗礼和浴火重生乘飞机从南到北掠过澳洲大陆的上空,我的脑中蓦地涌出一个词:洪荒。脚下,不断绵延铺展开来的红色荒漠,似乎保留了地球初创时的景象,沧桑辽远,茫无际涯。终结这一派蛮荒景象的,是一大片郁郁苍苍的绿色和一条条蜿蜒闪耀的河流。这里,就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热带地区的卡卡杜国家公园。从空中俯瞰,卡卡杜就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端端正正地镶嵌在澳大利亚这个皇冠的最顶端。飞机降落在达尔文市,这里是北部地区的首府。卡卡杜国家公园,就位于达尔文市以东250公里处。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四驱车从达尔文出发了。过阿德莱德河,沿阿纳姆公路东行,很快就到了卡卡杜。卡卡杜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从北部海岸向南延伸200多公里,从东到西有100多公里。整个公园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半个荷兰大小。真正进入公园,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大”:我们的车已经开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抵达公园腹地。突然,我发现刚刚经过的一大片桉树林竟只余光秃秃的焦黑树干,显然被火烧过。导游杰夫解释说,在旱季,这里太干燥了,树林经常会自燃。卡卡杜的旱季由于气温高,降水少,很容易引发林火。卡卡杜就是在旱季的火灾和雨季的洪水中接受着洗礼,更换着自己的“容颜”。图中为发生在南鳄鱼河附近的一场可控林火,这种林火很容易引燃灌木丛,但能预防更大的林火发生,有利于卡卡杜生态系统的修复更新。摄影/PaulA.Souders/C卡卡杜的年平均气温为34℃,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有界限分明的雨季和旱季。雨季和旱季,带给卡卡杜的,是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

编辑:www.ookcd.com_www.ookcd.com-【打造拥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mobilef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清华等名校自招大变这些理工专业成热门 蔚来汽车:“销量作假”与“大幅裁员”为不实信息 传音要上科创板,去年在非洲卖掉1亿台手机 联讯策略:下跌抵抗如期出现如何应对结构性行情 高学费低录取多名人马云任校长的湖畔大学4年来啥情况? 卡卡盛赞米兰新援帕奎塔不仅长得像风格也像他 重组后遗症?华润医疗再陷裁员“罗生门” 雷蛇3月28日回购280万股耗资455万港币 北京奔驰获8.93亿美元增资北汽与戴姆勒股比未变 一张蓝底定妆照,汇集了吉诺比利职业生涯16年 美媒解密即将上市创企Zoom盈利动力:研发主力在中国 积压多上星难加上限古令古装剧没有出路了吗? 廖晓淇:跨境电商国际争端解决机制在讨论 马斯克:特斯拉所有库存汽车将涨价约3% 中国联通宣布可穿戴设备eSIM业务在全国开通 5G时代的关键词是什么?苗圩雷军们这样说…… 国足解围失误丢球!大中锋零度角爆射快到看不清 麦蒂基德老巴里!哈登连超仨名宿38分只用22投 梅姨撑不住了?英媒称首相渐失脱欧控制权 李斌内部信承认蔚来人员冗余待优化3年亏损172.3亿 马云驳数学无用论:希望在年轻人心里种下数学的种子 杨幂《解放了》旗袍造型曝光演技获李少红称赞 美國InNout、ShackShack經典快餐店… 腾讯迎13年来最差财报微信红包交易左手倒右手 黄秋生饰瘫痪人士传神源自亲身经历母亲曾坐轮椅 企业跑团精英挑战赛在厦门美峰公园鸣枪开跑 AT&T的“假5G”网络实际速率被发现低于现有4G网络 直击|京东推智能采购平台解决“价格不透明”等问题 陈冠希晒妻女角色互换照女儿推车载秦舒培超可爱 5年1.58亿!独行侠为司机接班开价他会签吗? 辽宁赢球暴隐患仅靠三人得分怎么进总决赛? 因卷入美国名校招生丑闻:美著名风投离职 吉利又成“接锅侠”?入股奔驰smart,这把牌该怎么打 直击|网友投诉搜狗HR不尊重人王小川询问HR名字姓名 航空城公司董事長前台中市交通局長王義川接任 一场北大VS清华的篮球赛背后是阿里巴巴的体育生意 美国南加大“狼医”性侵案又新增3名受害者控诉 联合办公,可别全挂了啊! 华润啤酒转型阵痛:加减法效果待释放去年净利降17% 全球美食调查意大利夺冠中国菜第二 最完美进球?三人组脚后跟+连过两人+传进门! 博鳌报告:2019年新兴11国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学业体育不可兼得张本:先拿奥运冠军再考大学 美联储Daly:达到2%通胀目标是维护联储公信力的关键 雪球方三文:投资回报率不好时,正是应该买入时 5米大空位不投传库里!唐斯都看不下去了 美国三大就业指标值得关注市场预测美联储将减息 泰国主帅发布会后获得掌声双手合十向记者深深鞠躬 涨70%到跌20%!九城联手贾跃亭造车后股价上演过山车 三年没写青团今天憋不住了 乘客“霸座”致航班延误128分钟?中国国航回应 万能的闲鱼:涉黄、买卖野生动物?原味内裤? 里昂:华润电力目标价降至16.1元维持买入评级 江苏消防救援总队:不排除有遇难者在爆炸中汽化 欧拉R1女神版正式上市售价7.98万元 63岁老汉因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被打死下月将开庭 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会见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 访华前这个国家的总理说“感谢中国体谅” 银保监会批准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 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开幕在即中韩等6队同场竞技 假如遇到中兴事件怎么办?郭平:华为自有备胎计划 擦掌備戰!美24架F-22大象漫步秀拳頭 华晨中国汽车控股18年纯利达58.21亿元同比增长3… 汇丰研究:舜宇光学目标价降至109元维持买入评级 冠军赛闫子贝50蛙夺冠平纪录杨浚瑄卫冕200自 梅尔·B自曝与队友发生关系辣妹重组巡演或泡汤 新增1.8T华晨中华V7新车型上海车展亮相 99A坦克里面有多先进?大屏幕自动化新兵也能打优秀 携程梁建章:携程正加快进入中低端以及海外市场 首批科创板受理企业看点在哪?申万宏源给出全景透视 除了姚晨的西服《都挺好》带火了哪些包 守望27年日本地产终现曙光:800万中国人功不可没? “通俄门”报告长300页?美民主党要求全文公布 任天堂将推出两款新Switch机型最早将于今夏发布 中国核潜艇处于什么水平质量在五常国家中倒数第一 希望你的H-1B申请包裹都挺好,别忽略这些影响最终成败… 操控感受占优势试驾体验长安马自达CX-8 欧洲MTV音乐奖将在西班牙塞维利亚举行 哈登9记三分狂轰61分火箭力拒翻盘险胜马刺 吉利与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在全球共同发展smart品牌 广东省学习类App进校园须先通过教育厅审查 全年GMV超227亿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云集赴美上市 直击|马云:在基础科学上希望有所作为 中国买猪影响测算:国内缺口难补国际猪价必涨 瑞银:长和目标价下调至107元维持买入评级 传任天堂转变态度:或正考虑开发一款游戏手机 何小鹏:目前电动汽车发展仍处于成长期 亚洲经济竞争力排名:韩国位列第一越南增幅最大 特朗普再度发难称美联储“错误地提高了利率” 美银美林:中国太保目标价升至37.25元维持买入评级 法国人:我们要跟中国人一起上月球 大同與華映明日停牌有重大訊息發佈 李景亮因伤退出UFC4月比赛颈部背部都有伤 “81192请返航”军媒追忆“海空卫士”王伟 涞源反杀案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追究相关责任人员 赵丽颖遭商家侵犯肖像权工作室发声明称将追责 武磊=西人宏伟计划最关键1环踢巴萨就是第一步 徐锦江回应网友脑洞AI换脸创作错别字实力抢镜 大摩托没刹住踹倒张远马宁var反复确认出示直红 天鸽2018年报:收益7.52亿元转型升级与海外拓展 十三项隐患和六次处罚背后的响水爆炸化工厂 剑指视后!惠英红暌违10年重返TVB再拍剧 融信首进千亿梯队:要先降负债兼顾规模 2019海帆赛半环组鸣金收帆总成绩冠军各归其主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许魏洲回应脑袋脖子一样粗网友赞超可爱 同村11人去响水化工厂打工,5人失联3人遇难 准备未就绪美尔湾华裔月子业者案庭审延期至9月 德国一则广告歧视亚洲女性中日韩社交网络炸锅了 无辜受牵连!池昌旭否认与胜利夜店有关联 解读几何A自主新能源与特斯拉的巅峰较量 大和:统一企业目标价降至8.5元跑赢大市评级 小米扛着一场战役:可能是雷军最好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英国拒绝追随美对戈兰高地立场:它是叙利亚领土 周迅这次种草的包包只要300块 叶诗文:清华休学两年是为梦想冲击最高领奖台 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成功过会五大问题折射生存现状 “我真怕他们累着!”耿爽昨天为何说这句话? 广州媒体三问足协卡纳瓦罗到底什么回事? 美银美林:马钢目标价降至4元给予中性评级 武磊德比前放话:输谁都不能输巴萨一起盘他! 刘嘉玲久违合影陈冠希二人搂肩合影显亲密 穆勒报告成川普连任利器 郭平谈企业业务:对手收入是华为13倍还有成长空间 一图看懂:一年过去了中国的开放承诺兑现了多少? 诸多投资事业出现麻烦:细数王思聪这十年踩的“坑” 北控水务年度纯利增20%至44.71亿港元每股派8.… 2019款AirPods上手体验:10个问题解答改变在… 13届快男重聚!华晨宇晒兄弟聚首照引回忆杀 李宁获大股东李宁增持1.48亿股持股比例升至25.8… 小鹏汽车回应员工被特斯拉起诉:无端指责无违规行为 如果杜兰特今夏离开勇士,那么将会发生…… 新车货架|消费升级的证明超/豪华SUV细分市场已成必… 工行全年多赚4%上季盈利连跌两个季度 泰国人再揭1-5伤疤!空门不进就两个还有借口吗 康师傅控股:不再公布及刊发季度财务业绩 韩国姑娘迷上健身两年时间骨感身材变葫芦形! 万科2018年净利337.7亿新项目集中在一二线 积极服务小区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两华裔青年获表彰 演员周文及母亲涉吸毒贩毒已被南京警方依法刑拘 持有还是卖出波音,应取决于经济,而不是短期利空 曝宝马戴姆勒联手打造电动车平台首款车型i2在2024… 看着都疼!郑达伦舍命铲射追平大腿根怼中门柱 世界夏季特奥会闭幕中国收获60金158枚奖牌 宜人贷宣布业务重组计划唐宁出任宜人贷CEO 法国“黄马甲”举行第20周示威抗议参与人数再降 这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异地履新 高球客遇巨型短吻鱷 近距離拍攝大呼瘋狂 官方:尤文续约鲁加尼至2023他是斑马军团未来基石 40岁姚晨的理性与感性:自己藏起来留下苏明玉 巨石强森晒与性感女演员合照,胳膊比人家大腿还粗 26+5+5之人自认现役第二分位已锁定最佳阵容? 五角大楼批准10亿美元修建美墨隔离墙 被投诉也不改\"套路退款\"新东方在线为营收不要口碑… 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成功过会五大问题折射生存现状 外媒:初步调查结果矛头指向波音飞机防失速系统缺陷 蔡澈署名文章:“smart全新篇章开始” 淘宝直播将培育10个亿级线下市场,200个亿级直播间 响水爆炸事故第3天:现场仍在搜救附近居民不敢回家 五龙电动车出售亏蚀电池业务 库里轮休却祭出毒奶神功!大热新秀被他奶出局 宋茜减肥拒绝薯片吃水果边吃边喂猪被质疑不卫生 在变老的路上,一定要变好 媒体:传播“冷热不均”,该如何评判网约车的安全? 国家发改委的重磅文件讲到一件大事 进击中的方大集团:5亿入主中兴商业持4家上市公司 威少三双乔治31分海王25+12雷霆逆转胜步行者 马斯克:特斯拉所有库存汽车4月2日凌晨涨价3% 英首相:排除26日英国脱欧协议第三次投票可能 新疆官宣:年度最佳外援亚当斯被175小钢炮替换 《杉杉来吃》将拍泰版Push李海娜“承包鱼塘” 迈阿密的1号伟大不灭!1图看懂波什生涯这6年 啥情况?最后10秒落后10分,他莫名逼抢又得2分 新生儿爸妈宝典,育儿就这么简单 李若彤罕见发大尺度美照,粉丝的P图亮了! 道交條例條文修正草案公民團體提訴求 Offset发声表白支援妻子卡迪B承认无法改变过去 就任3个月台中市长卢秀燕整体施政满意度逾5成 陕西:严格控制在秦岭范围内进行房地产开发 中美创新力量比拼:中企意外在这领域反超 Facebook那个专制的年轻国王越来越孤单了 分享会不被学生尊重!陈奕迅黑面请学生离场 200场里程碑他再扮救世主申花队史第1外援无争议 科比被未来第一人感动!他身上具备曼巴精神 罕见百亿净流出后A股怎么走?历史数据显示后市不悲观 限定剧《切尔诺贝利》首曝预告揭开幕后神秘面纱 十年前乔布斯试图颠覆电视行业如今苹果终于出手了 与同门5人对抗孙杨称“组里测验”出发最慢不气馁 蔚来汽车回应“大规模裁员”质疑:纯属捏造 潘建伟获美国光学学会2019年度伍德奖 以色列大选前特朗普“送”内塔尼亚胡一片高地 实名举报!广东四外援同时作战有没有人管? 第九城市牵手FF中国造车周一暴跌逾20% 愛與包容!氣爆案菊市府告邱毅 高市府決定和解 操控感受占优势试驾体验长安马自达CX-8 45岁袁立婚后首晒小11岁老公合照,竟说自己配不上他 小摩:李宁目标价升至14.8元维持增持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