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客户服务】

来源:《流浪地球》之后中国科幻小说不再流浪?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0:53:04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编辑: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客户服务】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10086ap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林勇代表:建议夫妻合休产假,强制男性分担育儿义务 卫健委:继续推动卫生健康领域信息化发展 新西兰总理承诺控枪反控枪团体势力强大或再阻挠 小米公司增长模式:主动调整年暗示长期价值 否决脱欧协议又不同意无协议脱欧英国的选择不多了 此人一来勇士更强了!助攻进球比创赛季新高 中年人的婚姻,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 美联储重申其鸽派政策立场美元指数跌至六周低点 韩国会议员请求彻查YG与朴槿惠政府关系 两名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疑人自首涉盗掘古墓葬犯罪 王媛可曾经当群演没台词冬天一边哆嗦一边跳舞 精彩不断WFF中国健美大赛圆满落幕 李克强谈中国经济:不搞大水漫灌需合理的投资规模 巴萨真不怕曼联!欧冠交手只输1场梅西天克英超 携程CEO孙洁:目标是保持4倍于中国GDP增速 3000点大震荡:产业资本减持意欲何为牛市还可期吗? 薛原:推动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是为可持续发展扎根 49岁“雪姨”王琳逆龄生长,网友:还只是个小姐姐! 31万亿位!谷歌日本员工创下圆周率计算新纪录 花滑世锦赛隋文静韩聪接近完美短节目刷新最佳 vivoX27邀请函硬核来袭:密码箱里暗藏玄机 家长卧底跳楼?学生肾衰竭?成都食堂事件这些都是谣言 杨千嬅自认联络陈冠希少儿子见到她老妆后很难过 伊朗组织50架无人机千里突袭:对傲慢大国迎头痛击 戏外超有爱!郭京飞杨佑宁卖萌搞怪庆白色情人节 保时捷TaycanCrossTurismo预计2… 绅宝与北汽新能源开启整合模式 官方实力榜:勇士连克强敌杀回榜首湖人保第22 别再觉得羞耻了!还在抗拒美容的男人都秃了 响水爆炸亲历者故事:废墟里表白妻子“我爱你” 此地两天3个“一把手”落马俩人是老相识 场景实验室吴声:创业可能“十动然拒”并不伟大 6人得分上双!北京2-0淘汰上海成功晋级八强 谢依霖生日晒豪放大笑照发文许愿早日怀上二胎 新京报:响水大爆炸重申危化品企业监管该绷紧弦 东风雪铁龙新款C3-XR正式上市售价9.48-11.… 韩国夜店事件追踪:胜利或将面临军事法庭审判? 直击|小红书测试短视频产品“hey”:基于地点3秒打卡 埃塞航忍无可忍没想到《纽约时报》这样欺负人 中国空军实力处于什么水平这三方面与美俄差距很大 華人在美國超市几乎不買的這些水果,原來好吃又營養,功效… 俄专家:俄应吸取印巴冲突教训加快向巴出售武器 利物浦最大杀招躲在萨拉赫身后黑光一闪图穷匕见 乐刻开放加盟合伙人计划会是寒冬下的双赢战略吗 韦德11分白边替补13+11热火34分大胜东部第7 华为电视机下月出?华星光电称正洽谈合作 持扩音器怒斥下属的县委书记栽自己连胞弟都涉案 假冒3万多网站实施网购诈骗近2亿128人团伙被端 湖人季后赛最后希望死在这1跤!詹姆斯真老了吗 《群演公社》启动唐国强回忆跑龙套生活 美国在印度洋神秘军事基地曝光设有中情局“黑牢” 黑涩会美眉13年后五人合体庆生网友:都变成女神 人情还能值几个钱?国米的烦皇马对C罗的绝情 北京互金协会:金融超市及互联网平台下架现金贷产品 上海这家拨打骚扰电话的公司监管部门已连夜核查 特斯拉任命新首席会计官:曾供职于SolarCity 开会被“抓包”偷吃巧克力棒加拿大总理:我道歉 黄峥身家千亿成国内40岁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电子废弃物矿山仍在沉睡“黄金矿工”要主动扔钩子 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目击者:地上满是弹壳 二手电商平台乱象调查:克隆账号、违禁品公然售卖 劫匪疑持枪抢劫香港一间金行劫走140万港元金饰 青春有你现场助力发布!李汶翰管栎施展排名前三 昆仑国际金融去年多赚25% 台当局扬言处罚台籍政协委员可能面临取消户籍 “囧司徒”执导新片定主演史蒂夫·卡瑞尔领衔 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把两会精神带回部队 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小偷家族》捧回最佳影片 奥兰多水果姐订婚后欲筑爱巢出售旧宅另购新居 营收净利双降国泰君安仍居券业第二位业绩喜忧参半? 沪上网事 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暗示今年不加息9月停止缩表 北京市统计局:北京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37687元 美媒评火箭队史最佳阵容他们竟是最长寿豪门 能量是如何从太空中混沌电磁场转化为太阳风的? 央视315曝光“网贷砍头息”网贷企业盘中普跌 韩媒:韩称朝方人员撤离开城韩朝联络办公室 波音737MAX飞行员未使用飞行模拟器用ipad学习… 摩根士丹利视中国市场为推动资管公司业绩增长的关键 全新速腾之后一汽-大众才真正开始发力 前NFL明星格雷-哈迪第二战敲定桑莱斯赛欲夺首胜 埃航坠毁客机两个黑匣子被送抵法国进行调查 石药集团升近2%旗下新诺威明日于A股上市 警方对胜利非公开传唤调查涉嫌违反《食品法》 携程梁建章回应\"五一机票涨价\":航空公司自己在定价 申請人數暴增的十五所美國大學!曾經愛答不理,如今高攀不… 直击|京东宣布张晨卸任CTO将担任集团顾问 油条、大白兔……国货出门变网红全球粉丝剁手 结婚为前提?曝歌手康男与速滑名将李相花恋爱中 盈利不及预期引跌股价腾讯游戏收入占比创11年新低 对手又被梅西打服:历史最佳阻止他是不可能的 韩媒曝FNC与崔钟勋已解约涉嫌贿赂警察被立案 坐在火山口的波音还拒不认账特朗普突然大义灭亲 王祖蓝晒“小情人”女儿视频眼睛超像妈妈李亚男 通杀东西部六强!勇士主场的票价却该降了 情侣之间,多数问题是钱的问题 太古股份公司年度股东应占溢利降9%至236.3亿港元 超利贷狰狞:吸引力和危害已经堪与毒品匹敌 5G争夺战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路劲去年度纯利29.88亿元同比升54%派息88仙 宝马为布局“三步走”宣布削减120亿欧元成本 搜狗又出新硬件智能录音笔C1上手体验 恒基地产上升2%创近十个月高去年仅多赚1% 张本智和自评缺乏专业精神T联赛因母亲劝勉复活 锐参考|中美经贸磋商最新进展,这几天有点儿不寻常! 獨派大老吳澧培:不齒民進黨操作挺英 印尼山洪暴发造成至少63人死亡数十人失踪 杨幂“诈捐门”判决结果曝光:中间人李萌败诉,工作室系无… 通用汽车投3亿美元扩建Bolt电动车工厂:生产新型号 迈克尔-杰克逊女儿自杀未遂?谣言 1000部Galaxy手机点亮三星旗舰店来感受下 齐达内把皇马盘活了!弃将在他手下都成了宝 西部又有两队无缘季后赛下一个就轮到湖人了 超34度!高温成国奥备战强敌下午比赛体能消耗大 男子枪杀睡觉雄狮看其痛苦死去网友怒了:懦夫 央行去美元化潮恐愈演愈烈?美银美林:黄金将从中受益 成都七中副校长毛道生将任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校长 苹果CEO库克:将增加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投入 苹果春季更新第3弹:新AirPods续航更长+无线充电… 《流浪地球》之后中国科幻小说不再流浪? 埃航空难“头七”中国家属事发地烧纸钱祭奠亲人 台湾重金求购的F16V性能怎么样或能达到歼10C水平 连云港东方农商行董事长落马不良率在全省位居高位 杠铃卧推肩膀痛应该怎么治 理想智造ONE将于4月10日正式开启预订 网易考拉涉嫌侵权遭雅诗兰黛起诉并索赔120万 哈萨克斯坦总统突然辞职四问未来政局走向 五角大楼细分军费预算“大蛋糕”战舰将超300艘 球场恶汉!这人上演背扣之后,居然怒推队友 苏宁:315被曝光“任性贷”与苏宁无关 老虎证券上市首日大涨36.5%华尔街大鳄罗杰斯敲钟 GPS全球定位系统将\"归零\"中国北斗机智绕过这个… Selina将过世爱犬带到新家安置感慨要珍惜当下 波尔图续约卡西利亚斯已效力四赛季或再签两年 文在寅下令对涉韩国艺人性丑闻进行全面调查 江西:流浪男抢肉摊刀具挥舞出警警察身中多刀 恒盛地产急涨25%料去年亏转盈 武磊成首发已是正常现象下一场PK梅西苏神皮克 如果杜兰特今夏离开勇士,那么将会发生…… “洞察”号首次“听”到火星微震 现代人是怎样的择偶心理? 享受阔太生活?郭嘉文晒新美甲,与李泽楷恋爱2年生活品质… 山西沁源县发生森林大火6名森林消防队员牺牲 骑士强过湖人?字母同样缺阵他们却赢了东部第1 江苏响水县疑发生爆炸亲历者:车都“抖”了 易鑫集团2018年营收55.33亿元同比增长42% 奔驰保时捷后宝马宣布召回315前超18万辆车被召回 奥园健康逆市升近7%较招股价高3成 《都挺好》姚晨到底多有钱?我算出来了 10家银行推军人、退役军人专属银行卡跨行转账免费 众里寻她百度起底李彦宏背后女人的彪悍人生 一双大长腿迷倒所有人她天生丽质却从不满足! SEC:对马斯克在达成协议时发布特斯拉推文感到震惊 華人在美國超市几乎不買的這些水果,原來好吃又營養,功效… 谁偷走了我的隐私? 胜利团又添人?他的非法赌博往事被扒,还曾涉性暴力 寒潮蓝色预警继续发布华北将伴有4~6级偏北风 特朗普今天终于停飞波音737MAX8:我不想冒险 比伯公园晒太阳疑与海莉起争执满脸忧郁无精打采 热身赛-梅西回归国米前锋破门阿根廷1-3落败 王家卫旗下最小艺人15岁李宛妲亮相《叶问4》 安信策略:外资在A股的“择时”业绩波动增大时卖出 美国纽约市出动大批武装警察持枪守卫清真寺 被网友做搞笑视频?胡彦斌本人回复:保证不打你 NGT48山口真帆事件公布调查结果:成员与此事无关 马斯克:特斯拉重启车主引荐奖励计划 美团饿了么等5网络订餐平台因入网审核不严格被约谈 北京去年地下水位回升1.94米已连续3年回升 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疑爆)发生2.2级地震 Facebook已经支持苹果动态照片Twitter也… 楼继伟:中国迈向高收入阶段有8个挑战 新增1.5T车型东风本田新款XR-V申报图曝光 无人坦克技术哪家强?俄在该领域或较欧美略高一筹 港股市场迎重磅财报周逾400家公司公布业绩(附图) 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引争议:56%认为“能” 池江璃花子表示尚未放弃战东京奥运与白血病抗争 坚持深蹲的5个好处减肥期做深蹲燃脂更快! 金风科技H股飙逾11%收复10天线A股涨停 药明生物扬逾半成去年纯利增1﹒5倍 探访“世界最高木塔”应县木塔无钉无铆屹立千年 “碎片化健身”就是骗人 黎明谈娱圈商机推销大湾区现场发言频爆“金句” 哈登会来中国打男篮世界杯!他亲口说的 播放MJ歌曲遭投诉?星巴克回应:不在近期歌单 泰国总理巴育迎来65岁生日跪受国王御赐鲜花 原东德游泳奥运冠军波拉克因癌症去世享年57岁 特朗普提名的世行行长有望顺利上位是唯一候选人 涉及7000万人的大事有了新进展 日银决议如期维稳欧元、英镑、日元、澳纽最新分析 健美男子三次拿下冠军锻炼前后的形象差别太多! 金价周三收跌联储声明后反弹 iOS13发布日确定苹果WWDC2019定档 路威压哨三分绝杀篮网拉塞尔32分篮网遭逆转 绝不打折!皇马拒绝贱卖球员:不会少要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