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sbc.com_申慱138申

社友网

2019-05-23 05:21:00

字体:标准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廖凡:这次演恶人,连个名字都没有#标题分割#  《雪暴》挑战零下42℃低温  电影《雪暴》讲述了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打劫金车,与森林警察展开激烈厮杀的惊险故事。廖凡饰演劫匪老大,在试图将黄金运出森林时,与张震饰演的孤胆警察王康浩斗智斗勇,展开正面对决。  为了诠释故事里的极致环境,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零下42摄氏度、海拔2800米、积雪达1.35米厚的长白山山区。廖凡坦言,起初听说剧组要去长白山拍戏非常开心,“我从没去过长白山,想借拍戏的机会去玩一趟。”去了之后才发现“被骗”,“真正符合电影需求的环境,是普通游客没法上去的地方,我们是因为拍戏才有专门的车带我们上去。”  零下42摄氏度的低温,确实给《雪暴》的拍摄带来诸多困难。新人演员张奕聪饰演劫金团伙的老三,不巧的是,影片第一场戏张奕聪的手就骨折了,“但是剧情里并没有骨折的设置,我只好包扎了之后继续演,还要把手露出来,伤口冻得太疼了。”张奕聪的表现得到老大哥廖凡的表扬,“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同事,真的很拼。”  廖凡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制片部门提出片中有部分剧情可以借助棚内场景完成,但这个建议被演员和导演集体否决,“为了追求更好的呈现,众主创坚持实景拍摄。”廖凡认为,极致环境对演员的表演会有很大的帮助,“故事表现的就是在极致环境中人的本能反应,去棚里拍确实更暖和,但呈现的效果不会像真实环境下一样自然”。  廖凡称这个老大有点柔情  片中,廖凡饰演劫匪团伙老大,片中只是被叫做“大哥”和“老大”,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字,廖凡说:“这几年我演了不少坏人,甚至是变态的人,上次在北京首映时,就有观众问我个人性格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很感谢影迷们的关心,其实我一直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我可以在各种类型的角色之间自由转换。”  廖凡同时表示,老大并非是个麻木不仁的角色,还是有一点柔情的色彩的,“他对警察王康浩并未赶尽杀绝,这个悍匪的角色是个立体复杂的人物,人本来就应该是鲜活的。”《雪暴》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此前崔斯韦作为编剧的电影作品包括《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和《一出好戏》等,《雪暴》因优质内容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崔斯韦对廖凡演绎的劫匪赞不绝口,“廖凡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觉得意外。他对角色的揣摩是超越剧作智商的,这是顶级演员的高素质。”  在《雪暴》中,廖凡以长发造型出镜,为角色更添几分不羁之感。廖凡称自己特别喜欢这次的造型:“我上大学时就想留这种摇滚青年的发型,但由于发量不够而放弃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这样的风格。”在极寒环境中拍戏,戴着长假发简直是一种“福利”,廖凡说:“我试妆时,旁边的张震眼中都是羡慕,因为它确实很保暖。”

责任编辑:www.11sbc.com_申慱138申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腾讯程武:腾讯影业将发力三方向讲好中国故事 城门失守!华夏黑又硬锋霸连场破门颜骏凌也拦不住 习近平飞抵罗马,欧洲之行这样启幕 江西铜业股份:2018年净利升52.43%至24.47… 高通与苹果专利战官司各下一城焦点转向后续交锋 郑州旅游大巴在湖南起火河南副省长赶往现场处置 设计师张帅辟谣范冰冰开美容院:只是帮我监工 李泽钜:长实多赚33%末期息增12%李思德仍是小女生 回应观众批评《冷案》编剧:观众要等待主角成长 雷军:小米不依赖硬件赚钱看好5G在IoT领域的运用 隋文静韩聪:打破“悲惨”词汇的笼罩我们喜欢战斗 卡帅要靠玄学避免四连败!韦世豪的空缺格外刺眼 新京报:响水大爆炸重申危化品企业监管该绷紧弦 都是特朗普拖累的?专家预测美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 摩根士丹利淡化周五新兴市场大跌影响并继续看多 美国1月份消费者支出未达预期且通胀放缓 卡帅谈未来:没合适模式就带恒大若有需要就留下 双星闪耀全国游泳冠军赛孙杨王简嘉禾成双冠王 ofo查处多起贪腐案件阿里滴滴等也曾掀起反腐风暴 日本记者好奇问中国冰舞:你们为啥练这个? 被投诉也不改\"套路退款\"新东方在线为营收不要口碑… 新恒大:进军新能源汽车大手笔布局 昆山爆燃伤者中有孕妇员工称起爆点堆放镁废渣 春节假期“背锅”1月进口车市场再掉冰窟 女重世界杯法国黑马夺冠中国选手朱明叶闯进八强 不是冤家不聚头加拿大和美国又吵起来了 空间及设计不输思域试驾东风本田享域 國際蘭展辦慶功Kenny、Masha唱:台南的未來不… 瓦兰23+24+4帽灰熊加时负4人20+魔术逆转取胜 还记得叶诗文吗?如今强势回归的她不过才23岁 大溫網紅賞櫻地打卡圖鑑,順道品嘗限時供應的櫻花美食 美剧《哥谭》曝大结局海报少年蝙蝠侠终于崛起 传任天堂转变态度:或正考虑开发一款游戏手机 跨越25年的天选之子同框!NBA未来是他俩的 联储官员回应降息疑云:保持耐心近期不可能经济衰退 瑞·达利欧: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就会出现民粹主义 谁说上综艺耽误训练?傅园慧拿金牌创世界第四好成绩 三分没进提前转身!嚣张库上线对手要报警了 彻底决裂?外媒曝阿汤哥禁止前妻出席养子婚礼 邮储银行去年多赚近10%不良贷款双升 3万亿美元外卖市场暗战互联网便利性颠覆传统模式 中国花滑小花不烦恼身高:个高也有我自己的优势 埃航事故初步调查结果:飞机防失速系统曾被激活 程维回应司机被害案:已派柳青赴常德看望司机家人 避险情绪高涨黄金上破1320脱欧今晚有大消息 風靡全韓國的爆款炸鷄空降多倫多?!食慾炸裂好吃到哭! 三节23+11+10!差一场平魔术师孩子又帅又能打 响水爆炸:男子在500米外看到明火后被冲击波击倒 91岁\"香港巴菲特\"李兆基拟退休曾自称\"冒牌股… 律师一条推文让耐克蒸发94亿15分钟后就被抓了 麦莉打扮“穿越”引回忆重现10年前青涩造型 超級無敵巨大城市萬花筒,來襲多倫多!夏日藝術盛宴即將上… 马龙重返赛场提振国乒士气东京奥运仍是顶梁柱 造型圆润可爱风?全新本田飞度谍照曝光 绿军恶汉被罚款五万美金!这人刚刚揍了恩比德 徐灿金腰带有特制铭牌金童与WBA主席为其佩戴 连续两场7人得分上双广东场均赢33分你怕不? 华晨宝马X2谍照曝光或于2019年年底上市 三厢性能“暴徒”曝全新AMGA35官图 刘在石结婚11年还是热恋期被提到和老婆视频脸红 外交部:新疆职业技能教培机构并非所谓“再教育营” 苹果转型服务四大看点:从苹果新闻app到可返现信用卡 戈恩后时代日产将提议让外部董事发挥更大作用 4月1日起出入境证件“全网通办”可通过支付宝预约 美银美林:下调海通国际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杨紫晒梦幻清新写真自侃不自拍光影朦胧侧颜精致 淘宝直播2018年成交额超过千亿,进店转化率超65% 健身健美锻炼背后的基本原理,增肌就这样简单! 锤子软件大换血:罗永浩卸任法人10位高管退出 长城汽车:获控股股东创新长城质押1.3亿股A股 英首相:排除26日英国脱欧协议第三次投票可能 佘诗曼穿蓝裙带花环眼神温柔靠栏杆修长腿仙气足 复苏梦碎美国房价增速跌至七年新低 不信风水潘石屹?SOHO中国怒告自媒体网友却笑了 苹果前CEO:医疗科技将给苹果带来巨额利润 连国家地图都敢改近3万份的“问题地图”被销毁 许家印:新能源车将逐步替代燃油车 三星SDS总裁洪元杓:区块链在制造流程中能提升生产力 朱云来:我所了解的欧洲经济基本情况 4年最高值外资今年对中国大陆企业并购96亿美元 响水爆炸当天村民门口安装的摄像头拍下了这一幕 网课频现低级错误中央音乐学院涉事老师离职 28+10+7+5三分!全能库里离破纪录只差一场 全球贸易急转直下关键指标创十年最大跌幅 冠军赛收官:叶诗文徐嘉余揽三金孙杨傅园慧四金 皇马铁闸5亿违约金都留不住了!曼联尤文都想挖他 冠军赛王简嘉禾800自预赛第1新飞鱼50自预赛第6 郭碧婷向佐好事将近,郭爸爸现身台北酒店是否为计划婚礼? 一代门神退役两豪门抢着要阿森纳能争过切尔西吗 第九城市大幅跳水转跌1%完全回吐此前50%涨幅 苹果发布会前瞻:新款硬件靠边站流媒体服务挑大梁 瓦兰23+24+4帽灰熊加时负4人20+魔术逆转取胜 美国全国商会薄迈伦:银行体系仍有消费者负债问题 曝湖人今夏可能签下吉巴76人不会优先续约他 视频巨头的至暗时刻:优酷深度整合爱奇艺发债募资 美股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360的“隐忧”:借壳回A后市值腰斩多位高管离职 合景泰富集团澄清财务报表数据 担忧经济放缓周五金价创3周新高 盐城爆炸工厂劣迹:董事长曾被罚会计做假账骗税 韩国KB金融尹钟圭:要求金融科技公司保护客户数据 点融“优化”背后:创始人回归转型之路临考 球哥频繁脚踝伤赖谁?美媒直言是他们家的锅 總統:兩岸關係要再平衡台美關係不是聖誕節拆禮物 官方:尤文续约鲁加尼至2023他是斑马军团未来基石 华强北比特币矿商口述:留下来是为了信仰 脸书再曝安全漏洞:数亿用户密码没加密员工可浏览 女友没出钱,还想在房本上加名 耀莱集团3月27日回购185万股耗资61万港币 道明证券预计里拉下个月再次崩盘到5月1日将贬值29% 专访万达体育总裁:中国杯服务国足本想请世界强队 四大行经营业绩表现不俗挺过资产质量至暗时刻? 格里芬缺阵庄神22+19开拓者6连胜终结让出第3 习近平为何如此强调思政课?这四篇评论员文章告诉您答案 “非洲之王”传音控股闯关科创板 传腾讯将在印度推支付App与Paytm和Google… 美国网约车第一股Lyft首日最高涨23%收涨8.7% 非洲佛得角征收机场安全税分两种最多缴约35欧元 她49岁“高龄”怀上第四胎? 没有硬件的苹果发布会:中年危机的解药 湖人季后赛最后希望死在这1跤!詹姆斯真老了吗 日本平成年代最具代表选手票选羽生浅田列二三位 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泡汤!原因是缺少一件M码上衣 直击|李斌:毫无疑问现在很流行的App将来都会死掉 美国航空管理局:自主处理飞行器认证需花费18亿美元 海南走私柴油大案开庭15人涉嫌走私六千多吨柴油 勇士禁赛贝尔真相曝光!买了一根15美刀的蜡烛 盐城化工厂爆炸地下游无饮用水源饮水安全不受影响 都在学奈飞高盛要玩数据订阅 第一上海:维持国泰君安国际买入评级目标价2.22元 四季度净利跌32%:一份令人不安的腾讯财报 PayPal副总裁纳什: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令人印象深刻 证券",id:"46",cType:"col 1、2月統一發票開獎15元買報紙變千萬富翁 复飞有望?波音将免费提供737Max更新软件 继“重返亚洲”后美国又要“重塑中亚”了 工信部:1-2月电信业务收入2208亿同比增长1.9… 恒大战一方海报:卡帅能率领恒大众将踢出真我吗 波音客机遭炸弹威胁引战机护送落地发现或是虚惊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落马他是第3个 表展烩|知否知否表展还真是“绿肥红瘦” 恒大新能源汽车计划3-10年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 图灵奖颁给熬过寒冬的人 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安全局势持续紧张外交部吁暂勿前往 三星预计一季度盈利将低于市场预期因芯片需求疲软 长安CS15EV400上市补贴后售价8.98-9.8… 闭店、裁员、保证金难退二手车电商的“悬顶之剑” 詹皇27分湖人主场3连胜沃克24分黄蜂前景渺茫 Uber或以31亿美元收购对手Careem最早周二宣… 金隅集团去年多赚约15%派发末期息5.5分 上汽斯柯达提前下调零售价最高降幅1.5万元 44岁李玟自曝冻龄靠科技,网友:真是耿直girl 美男子判22年不服当庭大骂法官种族歧视又加6年 郑雨盛李政宰互相尊重分享维系二十年友情之道 香港拟斥资800亿美元建人工岛以解决住房问题 善用政府資源為職涯圓夢 美债收益率大溃败还在继续花旗指出是市场出了问题 东宫女孩上线!阿娇评论称自己追剧追到“疯了” 湖南客车起火已致26死交通部派工作组赶赴现场 中国金属利用年度股东应占溢利降89%至2010万元 新浪观影团《雷霆沙赞!》IMAX3D版卢米埃抢票 财政部部长刘昆:今年确保基本民生投入只增不减 中国电信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梁宝忠接受监察调查 范冰冰复出无望?生活无以为继,无奈之下进军商界做老板? 蒙牛乳业获大摩唱好现价涨逾2%最佳蓝筹 创科实业现随市反弹2%收复10天线 益生菌商品百百種選好菌「益菌生」是關鍵! 滴滴就常德网约车司机被害发声明:成立应急处置小组 奥迪A5敞篷版谍照曝光将于年底亮相 苹果最软发布会网友:我熬了一宿就给我看这个? 农业农村部:各地落实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政策 徐灿金腰带有特制铭牌金童与WBA主席为其佩戴 邓海清:两轨合一轨是降低小微融资成本的好药方吗? 中金:社保缴费基数下调继续为企业减负 这个动作,你真的认为这么简单吗? 繼花蓮後臺東縣政府宣佈4月1日起禁用廚餘養豬 李可大声高唱国歌首发登场成中超归化第一人 四川: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陪餐制度校领导须参加 许廷铿红馆开唱胡鸿钧捧场张柏芝现身拒谈儿子 受独栋住宅拖累美国2月新屋开工与营建许可双双下滑 华为P30背后的较量:OPPO、vivo、诺基亚等拼拍… 腾讯张军回应招聘文案争议:没听说过都别逗了 盖洛普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对外贸持积极看法 第一太平2018年净利增9%至1.32亿美元末期息5… 女子被留珍爱网门店6小时只喝一杯水签约后\"逃出来\… 吉利被传要买Smart一半股权:该小型车年销量仅13万… 2019海归精英春招专场,报名正式启动,1000+… 湖南高速一旅游大巴起火致26死28伤伤者病情好转 搞垮熊猫直播大疆损失10亿创业公司腐败路子有多野? 好睡眠不能靠吃药重庆睡眠障碍门诊专家分享自制“睡眠宝… 中国太平升逾1%去年多赚逾12.2% 因协同传播虚假信息部分俄罗斯、伊朗FB账号被删除 中兴通讯预计Q1净利将大涨:A股涨停、H股大涨12.5… 特斯拉:是时候让客户和投资者认清现实了 王简嘉禾4金笑傲冠军赛挑战莱德基仍需时日 创维数码下跌6%跌穿10天及20天线首三季赚4.2亿… 外媒:初步调查结果矛头指向波音飞机防失速系统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