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77sbc.com_www.77sbc.com-【以“闲家”】

来源:击倒邹市明啥感觉?木村翔:将学中文表达感谢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02:44:17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从马未都先生的审美层次谈摄影创作的审美 #标题分割#十月的螃蟹黄翔创作于1977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实质意义上的结束。周年之际,老摄影家黄翔按捺不住与全国人民一样的激动心情,在自己家里创作了这幅在海内外都引起轰动的静物作品,名字很简单《十月的螃蟹》。盘子中四只螃蟹通过巧妙地摆放(一只雌的肚皮朝上),很直白地告诉了读者它的喻意,旁边几只蟹爪隐喻了“四人帮”及其爪牙的下场,茅台酒是中国特产,在这里是作为一种象征,加上羊(洋)型酒壶、酒杯,表达了中国人民喜气洋洋、举杯庆贺的心情,秋天是菊花盛开的季节,菊花也是中国的传统名花,背景上菊花的投影恰到好处地交代了时间地点等背景,也哄托了喜庆的氛围,这里可能还有作者的一种自喻情节在里面,从技术角度来看,菊花投影又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平衡了画面。站在当时外国人的角度,这也是一幅典型的中国风格的摄影作品,同时也可以透过照片体会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普通民众对政治话题的隐晦,只能在自己家里通过摄影作品的隐喻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77年10月中央仍然未就文革作最后定性,舆论氛围也远不及现在自由)。这幅近似油画风格的静物摄影作品,就是非常成功的借物表情的含蓄美的典范(原作比这张图要精美清晰很多)。首先是其取材从螃蟹到酒瓶、壶、杯、盘及菊花乃至背景纸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物件,主题非常突出,物件的摆放吸收了西方现代的构图美学理念,菊花剪影又增添了国画风格的意境。从构图来说,从最高点的酒壶到盘子,从左到右依次递减形成了层次与变化,左边的酒杯与右边的蟹爪又增加了画面的活力与想象力,右上的菊花剪影即填补了背景的空白,又不至于喧宾夺主,也与左边的酒壶相呼应。从色彩的运用来说,红、黄、蓝三原色的平衡应用非常容易吸引人的眼球,左边的蓝釉杯与右边的蓝色调阴影相呼应,蟹黄也酒壶上的黄色花纹相呼应,最亮眼的红色被安排在了偏中间的酒瓶身上,这一点红平衡了画面,更主要是激活了画面。从用光来说,作者仅依靠了室外的自然光,在家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摄影台拍摄成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幅作品是在上海摄影学习班上,同济大学的一位老师对这幅作品作了详细的讲解,对我的触动很大,可以说使我对摄影的理解有了质的提升,原来摄影是可以这样拍的。当时倒不是对其含义有什么深刻共鸣,只是惊叹于每一个物件及摆放位置的安排原来可以表达如此多的信息,一幅成功的静物作品原来也不是太复杂,关键还是相机后面那颗脑瓜子。

编辑:www.77sbc.com_www.77sbc.com-【以“闲家”】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guanliruanji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韩孝周李秉宪方否认去胜利夜店聚餐:绝对没去过 软银向英国金融服务公司Greensill注资8亿美元 猫能听懂自己的名字,但它们搭理你吗? 被问许志安黄心颖一事郑秀文狠瞪眼怒气值满满 美大型科技股盘前全线大跌恐慌指数VIX大涨42% 郑恺太不顺了?新片票房惨败,欠华谊千万未补上,两次被指… 上市首日大涨近32%新氧能否稳住其市值? 韩国瑜引明朝惩贪表决心:如果我贪污,不要假释关到死 微信判定“腾讯”官方公号滥用原创取消其原创标识 这女的好神秘!到处旅行的意义是「拍裸照」更奇葩的是这件… 西甲-登贝莱伤退巴萨大轮换0-2客负23轮不败止 南方航空随市下跌2%惟汇证上调其盈测 卡哇伊史诗绝杀疑似走步?裁判觉得这球合理 特斯拉预计全球电动汽车电池矿物将出现短缺 资管新规机密文件被偷拍微信群扩散后女子被判泄秘 胡玫新作《进京城》上映马伊琍王子文好戏连台 收评:港股恒指大跌2.9%险守29000点创科实业暴… 河北梆子剧团为演出季预热2场大戏即将亮相 时隔一年半,133名中央纪委委员发生了哪些变动? Facebook放宽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广告禁令 达利欧惊人预言:现代货币理论取代央行管理无可避免 美称派遣航空母舰赴中东以传达信息伊朗:旧闻 多次阻挠墨西哥用华为美国遭墨官员质疑 国际强势货币格局正形成人民币或变世界第三货币 俄今日将在红场举行阅兵这款坦克引领武器方阵出场 神州租车一季度经调整净利2.41亿元同比增长15% 深圳学位租赁的“地下生意” 黎瑞恩获委任少年警讯大使自曝儿时曾参加过 《少年的你》定档6.27周冬雨易烊千玺双寸头亮相 大跌近9%结束疯涨\"人造肉第一股\"终遭做空 贝拉米“倒霉”?被合作方打脸:我们没生产它的奶粉 相声演员众筹百万争议:根子在平台风险提示未尽责 五月多地开赛,国内赛马平台将被俱乐部用脚投票 黄子韬不惧流言直言“不做艺人也要坚持自我” 麦迪的指导,季后赛新法宝,火箭会听他的吗? 美国F-1留学生如何在美合法工作? 川崎主帅:目标赢球掌控出线主动权针对进攻做部署 如果你的马最近有坏脾气,一定要注意看周围环境哪里出了问… 北京今日空气干燥多晴晒是真的晒 崔康熙:输球是教练责任对不起球迷队员别泄气 世锦赛历届冠军:特鲁姆普首次夺冠亨德利7冠第1 乡村建设体育大有可为公认绿色产业匹配生态底色 香江忆旧录||何超莲和窦骁谈恋爱?细数30年间赌王家的… 拜腾M-Byte量产版将于3季度亮相 花游世界系列赛中国站落幕中国队斩获2金1铜 苹果以旧换新广告:把不用的手机“接力”给下一位 选择“九死一生”?科创热潮下的香港创业者众生相 嫦娥五号将带回月球之谜“拼图” 或29.68万起宝马全新3系疑似售价曝光 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云南片段:与白恩培仇和有隔阂 比特币一天两次破8000美金关口最高价达今年最高点 5月12日母親節快樂 滅賴三部曲?蔡辦:抗議媒體介入選舉 谷歌推出Pixel3a:售价399美元称续航30个… 社交软件探探经营范围变更:新增电信业务 阿扎尔加盟皇马进入倒计时转会费超1亿队史最贵 特朗普提名四个人均失败白宫考虑美联储理事新人选 这个连巴菲特都要抢的页岩油资产是个什么来头? 杨紫5月行程证明商业价值大增,但半年没拍戏粉丝催其进组 奥迪回应“异味致癌”称挥发性物质浓度符合国家标准 因“触媒创想”非法刷量爱奇艺起诉并索赔150万元 星宇控股超购10.38倍上市价1元 罗志祥晒与母亲合照老人头发花白笑容满满状态佳 浙江衢州五一向游客开放机关食堂:成本价18元供应 晚期肺癌還有藥救嗎?免疫三代組合療法新突破 预计9月亮相全新宝马M3部分内饰曝光 张伦硕《就是现在》上线唱内心独白大胆表达爱 四月卖地数据佳内房股反弹中海外扬近3% 争议!利物浦禁区内手球没吹西媒:漏判巴萨点球 马斯克:2020年推100万辆自动驾驶出租车 武磊:最后2轮拼全胜晋级欧战已上了3周西语课 人人公司第四季度营收1.222亿美元同比扭亏为盈 买超晒与包贝尔黄明昊合影获网友称赞颜值很能打 里昂:中石油目标价降至6.5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卓尔VS泰达首发:周通战旧主郭皓百场阿森纳回归 伊能静与儿子看展秀美腿网友:哈利的女朋友? 小鬼王琳凯创“鬼式扭秧歌”照顾外国友人超暖心 指尖悦动5月2日回购9万股耗资14万港币 《天天向上》五四运动特辑高天鹤变身实习主持人 信访局官员大骂民众“滚出去”网民怒斥:为民情怀呢? 视觉中国恢复网上运营关闭一月股价跌三成 《复联4》导演罗素兄弟成中国影史总票房最高导演 疯狂香港楼市:一楼盘每平42万港元26平卖出千万 谁说国产运动品牌没有黑科技跋山涉水它最可靠 江苏化工风暴:020年底前不达标企业将关停与搬迁 媒体谈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保证法”:已突破底线 全球IP价值排名:漫威宇宙挤入前十精灵宝可梦夺冠 血脂低就健康吗?真相和你想的有些不一样 资管新规机密文件被偷拍微信群扩散后女子被判刑 「考英文」「考德文」妙喻鄭文燦回應黨會有智慧解決 洛杉矶尔湾泳池独栋是一个理想的位置华丽精美售价95… 瓜达尔港五星级酒店遇袭,巴军出动保护中国人 加拿大的阿奇:BC省卡车司机与英国王室新成员同名 解放军在台湾海峡附近实际使用武器训练 乙肝常见药降价:310元降到17元网友因便宜质疑药效 商汤科技发布五大行业解决方案,希望用AI改变生活 海南高院副院长身家超200亿?省政法委牵头调查 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将近国五车可以抄底了? 皇马最大难题就是得分除本泽马外的射手共12球 美德州边境羁押所人满为患政府出动飞机转移移民 朗诗绿色集团参与北京船舶重工大厦改造 全国2018年出生人口图谱:广东最能生山东变佛系 《带着爸爸去留学》定档孙红雷成“操心老爸” 官宣!朱婷确定下季离开土耳其回中国备战奥运 2018年上市公司500强揭秘:23家银行上榜工行第… 践踏规则的危机制造者 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将近国五车可以抄底了? 移动支付盛行之下被遗忘的“鸡肋”:手机NFC 绿军主帅回应安吉心脏病情:吓坏了恢复的很好 想要增肌去脂,每天需要摄入多少蛋白质? 新京报:连整改方案都抄袭就这么糊弄中央环保督察? 速翼特Sport限量版官图发布限量发售30台 瑞银:给予新地买入评级目标价为185.7港元 【到此一游】紐約客的春遊!去哪兒??? 阿森纳要给埃梅里干儿子涨薪!全队都在降就他涨 蓬佩奥赴欧讨论伊核问题欧盟促美采取负责任行动 4张图看懂:特朗普引以为傲的非农\"战绩\",究竟如何… 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我个人非常看好折叠屏手机 欧冠半决赛最佳球候选:梅西任意球pk利物浦绝杀 瑞幸咖啡寻求通过美国IPO筹资至多5.1亿美元 威胜控股5月6日回购100万股耗资379万港币 民政部回应相声演员众筹: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 东吴王杨:接下来科技股将阶段性跑赢A股的三个理由 莫奈名画拍出1.1亿美元天价卖家获43倍回报跑赢标普 贝尔砸在皇马手里卖不出去年薪1700万没人想买 报告显示去年在德国投资的外国企业数量创新高 昆明警方破获云南首例校园套路贷抓获30人 人民币再度急跌超600点中长期不会大幅贬值 范可新晒照帅气十足感慨:愿你要的明天如约而至 62岁冯巩近照曝光,35岁儿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劍橋分析事件一年後臉書禁止「性格測驗」 连胜没有含金量?国安客场掀翻恒大谁会是终结者? 苹果盘前涨幅扩大至5.9%市值时隔6个月重回万亿美元 76人要夺冠了?比肩两大王朝只有马刺凉了 《如果爱》高热度收官佟大为傲娇情话王实力圈粉 传全家与顶新将终止合作对簿公堂顶新:经营有信心 10亿元巨贪山西吕梁原副市长二审维持死刑判决 劍橋分析事件一年後臉書禁止「性格測驗」 每年办赛超600场,存栏量升至84万匹,内蒙古马业再崛… 中俄海上联演有何看点中方参演舰艇综合作战能力强 孔蒂接近加盟国际米兰或将接替斯帕莱蒂帅位 羽联广州推出全新户外羽毛球董炯:非常兴奋 法兴:过去半个世纪实际利率是预测美股波动最佳指标 斯坦福事件再逆转,富豪女儿被开除竟然不是因为650万美… 亚洲影视周“电影大师对话”将于5月16日举办 中央环保督察:四川一些地方整改中打折扣搞变通 周末好去处和开仓优惠(2019.5.10-5.12) 赴美671天,贾跃亭要回国了? 易会满谈上市公司“四条底线”哪些公司碰红线? 流量见顶数字阅读巨头掌阅入局影视业 工业互联网是互联网下半场?邬贺铨及阿里等这么说 毕夏参加天津大学青春歌会以青春宣言歌颂祖国 汇丰研究:南航目标价升至7.6元维持持有评级 美国人多爱电动汽车?去年上百婴儿被起名“特斯拉” 《过昭关》终极海报祖孙情深观众感动落泪 四川4000份问卷调查:这3句话,孩子们最不爱听! 有评论员批评了追梦一句,追梦直接怼他不懂球 锦州银行接获联交所复牌指引 TLNATURALGAS料季度税后盈利大降 Uber也将上市独角兽股票值得买吗?听听巴菲特的说法 80后年轻富豪王悦被刑拘!背后公司带火“贪玩蓝月” 这一非美货币被低估了19%5月份往往是疲弱时节 水势消退,蒙特利尔解除紧急状态 难得一致?美两党或批准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 曲棍球案檢察官遭彈劾段宜康:沒有平反感覺 特斯拉ModelS又“自燃”了!这次在旧金山 FTC就Facebook隐私泄露惩罚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 A妹晒与防弹田柾国合照还把照片设成手机屏保 谷歌将推新工具加强保护隐私 《听雪楼》不是个例“大陆新武侠”陷改编困境 曾经的“独角兽”惨遭变卖威瑞森为Tumblr寻找买家 疯狂香港楼市:一楼盘每平42万港元26平卖出千万 PeterThomasRoth玫瑰舒润瞬采凝霜… 无敌瓜帅!曼城连续两年通杀英超史上最强战队 中国夫妇美国代孕却生出"别人"的孩… 从发布知识付费独立App看爱奇艺矩阵思路 中金:5G手机大批量出货要2020年上半年才能开始 中葡酒业遭遇黑色四月:主业疲软前景堪忧电商背锅 【到此一游】世界博览会美食节来了,就在纽约皇后区!!! 弦论能用千万亿种方式,创造出我们的宇宙? 英国哈里王子公布宝宝名字名为阿尔奇 切尔西妖星亲口示忠确认留队没有理由离开切尔西 小桔养车与雪佛龙合作为网约车定制汽车保养产品 超级电视回归:品牌更名乐融Letv第五代产品发布 《带着爸爸去留学》定档孙红雷成“操心老爸” ApplePay宣布加入纽约地铁OMNY刷卡系统,出… 4600万张新版50澳元纸币上印有错别字可正常使用 Uber将IPO发行价设在每股45美元估值820亿美… “张无忌”打110称被家暴?男子四次报假警被行拘 吴曦:一方非常有实力尽最大努力为苏宁拿下三分 申通快递:德殷控股将46%股权转让给德殷德润和恭之润 驾驶室烧变型!俄航起火客机内部图曝光 希澈小狗被领养传病重气到失控:都是我的错 大亚湾核电站商运25年对港供电近2500亿度 瑞士女排精英赛中国练兵李盈莹第一次独扛重任 美国判定优步司机为合同工而非正式员工 奥兰多双层泳池独栋位置便利装修精美自然光线充足售…